水思楸

〖用图钉和爱补满千疮百孔的内心〗

只混刀乱,立志写文,接受好的建议。并且懒得要死鸽得要死【划掉】

沉迷鹤丸无法自拔,资深鹤沼沼民,乙女向腐向都吃。

‖被自己热爱的东西毁掉的人‖
‖心灵扭曲者,暴躁易怒而悲伤又脆弱‖

“不要难过,我一定是非常爱你的” 【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山南水北,时间两段,光阴交界,现实与幻境
l Always waiting for you♥

日志8

其实一直都感觉自己最疼爱的徒儿慢慢地疏远了自己……我不知道怎么做。

也许是自己变化了,变得有点可怕,让她感觉陌生了,可我不知道她熟悉的自己是什么样的自己,我珍视她就像我珍视我的亲人一样,我用最好最温和的面目面对她,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到她熟悉的样子……我不知道怎么挽留她。

【我一生只收一位徒儿】【我的小鹤儿就是最好的最可爱的】
我如是说。

我的徒儿,唤我师父的时候啊,她唤我师父的时候啊,我是真的欢喜——特别的——就像玫瑰初成糖入口的甜味,非常非常幸福,是,没错哦,是被人尊敬,喜爱,且喜爱着人的幸福。

但是现在我有点分不清,她究竟是在叫过去爱笑健谈的我还是现在变得歇斯底里的南风信呢。

我着实是沿着既定的命运轨迹舞蹈呀,时间越来越长,逐渐变得伤痕累累,成为了南风信。我不知何时停止,也许是直到手脚出血,经脉断裂的那一刻。我身不由己地旋转在巨大的金属轮盘上,静候踏错一步跌入齿轮绞成碎片,想象着左轮手枪中子弹飞出将自己击落。

我预见拿枪的子弹对准了我,如果要问我,我希望是什么结局呀?我回答一定是【最坏的结局呀】,舞步越来越快,从心底蔓延来的绝望比身体的痛苦更叫人发疯,带着微笑的假面,轻松的言谈使气氛欢快起来呀,大家觉得我已经不难过了。八音盒背后几近崩坏的音乐掩盖了血从伤口流淌而出的声音,大玫瑰色是不是使人更精神一些呀?哦呀,我也这么觉得。

重来好吗重来,时间线拨回开始失去的2003年——出生之前就更好了!我不希望我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呀,我后悔遇见那些让我感到珍惜的人,不希望我有情感,我不应该爱这个世界,其实我存在就是错的啊,巨大的错误,上帝对我背过脸去,刀就在我脚下!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