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思楸

星辰·山雪·河川·月见——名曰:欢‖

只混刀乱,立志写文,主刀剑乙女/男向,腐向也很喜欢,不喜勿喷,接受好的建议。
懒得要死鸽得要死【划掉】

最喜欢是鹤丸,自己的线的话主要就是写他。出现其他人的话,那就是送给朋友的文。

‖被自己热爱的东西毁掉的人‖
‖是抑郁症患者,请不要伤害我‖

“不要难过,我一定是非常爱你的” 【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山南水北,时间两段,光阴交界,现实与幻境
l Always waiting for you♥

日志11

不想死…但是却也没有活下去的想法

今天把伤揭了,依旧是在滴血的——一点儿也没好,我感觉提到这个我就要被撕裂了,恨不得把刀扎进自己的心脏,绞碎了扔在玫瑰花丛里。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这么恐慌——明明已经过去很久了,可是重新提起来的时候窒息的感觉依旧是无孔不入……我轮转不出来,好不了,这本身就是个巨大的诅咒。

好害怕,我想去死,深深的,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的回音,我甚至觉得,要不是还有放不下的东西,我此时就可以把刀用力刺破我的手腕了。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真的害怕,惶恐,我不知道除了这些负面情绪我还拥有什么,我想我大概非常矛盾,想要拥有光,却总是被光灼伤。

………说白了就是,我连光都不需要了吧。

书上都是骗人的,自杀一百个方法的最后一面【活下去】只会让我更痛苦更迷茫,得不到救赎,无论是耶稣的叹息还是恶魔的垂怜我都得不到,我不知道我未来会怎么把自己撕碎,我为什么会存在在这个世界里,上帝难道不是因为爱我才创造我吗——可是为什么我被丢在了阴暗潮湿的角落,连触碰光,见光的力量都没有了呢。

今天依旧是重复着说着,救救我,我想死。

日志10

触碰光会让我感觉难过,因为光不是我的。

你说敏感是罪过吗,不抵抗是罪过吗,在得到了一寸的幸福之后被一尺的痛苦打击之后叹息是罪过吗。请不要对我说要我面对现实,请不要和我说“就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不笑是罪过吗,不想这么多年都逆来顺受是麻木吗,我为无法挽留的人和找不回的东西而感到难过是脆弱吗。可是我就是这样敏感又感性的人,别人哭的时候我也会难过,我可以体会别人的痛苦,自然无法轻易做到坦率,在不怎么幸运的人面前为他描述现实,那就是暴力。

生活在光里的人,生生刺痛别人而不自知。

我无法不去想那些事,因为我怕我做错了,我不知道怎么做对大家都好,因为我不希望任何一方难过,温柔是罪过啊——该判死·刑。我为这样懦弱又敏感的自己感到悲哀,却毫无怜惜之情,所有的悲伤都是自己创造——也就是咎由自取。

就像是只能品尝到黑面包和死亡的人在偶然的机会里喝到了葡萄酒,那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己是活着的,然后在面对苦痛时就会想念那一瞬的快乐,于是感受到了悲哀。让我难过得想要流泪的不是黑暗,是光,得不到的光。

我避不开猛烈的欢乐,所以我自然不能抵御痛苦来袭。我想我是渴光的,但是光会让我痛苦,冰凉的身体都灼烧,让我感觉痛,因为我和我的世界都不是有温度的,别人的光明理论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是伤害,因为我想我是渴光的,我看到他们的生活很美好,于是我也向往,但是看到自己灰蒙蒙的家就很崩溃。

非常矛盾,胆怯又敏感……希望阳光不要来,希望暴风雨来得更猛烈。我对这个世界失望得不得了,却无法对这个世界死心——因为我总是觉得,会好起来的。想得太多让我痛苦,可是不去想更让我癫狂。如果不能体谅,请不要打扰我的世界好吗,我就是这样一个有罪过的人啊。

我蒙了灰,却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把自己和世界擦亮。

日志9

我不明白,我难道不是被爱着的吗

仔细一想才发现原来失去的东西远远比得到的多,找不回来了,甚至把自己曾经是怎么样一个人给忘记了。

但是总归不是想现在这样,颓丧又茫然的,孤单得不知所措………真是差劲的现状,什么都守护不了,无法判断对与错,还把自己都给弄丢了,怎么会有这么差劲的人呢。

现在无论是列表,中台,身体或者心灵,都是空荡荡的,找不到能让我感到快乐的东西,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就只是笑,一停止下来就会感到仿佛要溢出眼眶的悲伤,累得要死还偏偏就是哭不出来,眼睛疼得慌。

怎么就不可以这么简简单单的结束啊

日志8

其实一直都感觉自己最疼爱的徒儿慢慢地疏远了自己……我不知道怎么做。

也许是自己变化了,变得有点可怕,让她感觉陌生了,可我不知道她熟悉的自己是什么样的自己,我珍视她就像我珍视我的亲人一样,我用最好最温和的面目面对她,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到她熟悉的样子……我不知道怎么挽留她。

【我一生只收一位徒儿】【我的小鹤儿就是最好的最可爱的】
我如是说。

我的徒儿,唤我师父的时候啊,她唤我师父的时候啊,我是真的欢喜——特别的——就像玫瑰初成糖入口的甜味,非常非常幸福,是,没错哦,是被人尊敬,喜爱,且喜爱着人的幸福。

但是现在我有点分不清,她究竟是在叫过去爱笑健谈的我还是现在变得歇斯底里的南风信呢。

我着实是沿着既定的命运轨迹舞蹈呀,时间越来越长,逐渐变得伤痕累累,成为了南风信。我不知何时停止,也许是直到手脚出血,经脉断裂的那一刻。我身不由己地旋转在巨大的金属轮盘上,静候踏错一步跌入齿轮绞成碎片,想象着左轮手枪中子弹飞出将自己击落。

我预见拿枪的子弹对准了我,如果要问我,我希望是什么结局呀?我回答一定是【最坏的结局呀】,舞步越来越快,从心底蔓延来的绝望比身体的痛苦更叫人发疯,带着微笑的假面,轻松的言谈使气氛欢快起来呀,大家觉得我已经不难过了。八音盒背后几近崩坏的音乐掩盖了血从伤口流淌而出的声音,大玫瑰色是不是使人更精神一些呀?哦呀,我也这么觉得。

重来好吗重来,时间线拨回开始失去的2003年——出生之前就更好了!我不希望我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呀,我后悔遇见那些让我感到珍惜的人,不希望我有情感,我不应该爱这个世界,其实我存在就是错的啊,巨大的错误,上帝对我背过脸去,刀就在我脚下!

日志7

因为我也曾那样哭过啊。

今天有个非常要好的朋友要离开了,去河北,再也不回来了就在那里定居。她把脸埋在我的肩头很久很久,一点起伏和哽咽都没有让我感受到,但是我就是知道她在哭,于是我就抱着她也红了眼眶。

我也曾那样哭过啊,但是我把脸埋在了我的膝盖里偷偷地咬着牙咬着唇把唇都咬肿了,很安静的在半夜里想念那些失去的人和物——再也见不到的。没有人承得住我的眼泪,他们不知道我的一滴眼泪里包涵的是什么,是悲伤,想念,不解,迷茫,空洞这么多情绪杂糅在一起只成了一滴苦涩的水——一瞬就从脸颊划过去了,痕迹都留不下,而且不久就会蒸发,可是悲伤的印记却烙印在记忆里抹不掉了,那就是永恒的痛苦。

我是真的……害怕失去,我不知道我还拥有什么,我有罪,我努力这么久我输得彻底,我不能原谅自己,可我不知道我怎么去挽救我的错误,我在无形无意之中伤了很多人罢,所以我失去了。可我不知道现在的我够不够珍惜他们爱他们,以后会不会失去更多,我承受不起……

我就在想,为什么我是我啊,为什么我没有爸爸妈妈在呢,为什么我这么差劲啊,我怎么什么都不会只晓得让别人为我失望为我难过,这是我的罪,我真的太差劲了。

心里的痛苦与身体上的痛苦不相等的时候就会伤害自己,害怕惊惧得不知所措,最近已经过渡到拧自己的手腕的皮肉了,拧着自己的一寸一寸的手腕上柔软的皮,青紫的伤感觉真的挺痛的,但是成功拯救崩溃边缘的自己。从疯狂的遐想中把自己拉回更恐怖的现实,其实哪一个都不会让自己好受吧?

我可能是把自己想疯的想死的,是病啊不知道怎么治。

不止一次的无声哀嚎,救救我,我想死。和往常一样笑着,和别人开玩笑。于是眼泪就不被尊重了,痛苦不安迷茫也不被相信了,像个撕下自己哭脸缝上笑面的小丑一样,跟着节拍跳着仿佛不会停歇的狂欢舞曲,于是哭起来就好像在笑一样,啊,我真的难过,我没事呀。

听听我的声音,我说我好难过,救救我啊,我想死。

不要退圈好吗,我真的很怕我找不到你了。

为什么要担心存在感低什么的,因为大家一直都记着你的呀。好不容易大家都回来了慢慢地热闹起来了不是吗,现在轮到你离开了那么我们又要沉默多久啊,我离开一年,你又要离开多久呢。

要是是我存在感太高了我可以沉寂啊,可是你不要离开好吗。

去年就是在昨天认识你的,已经认识一年多了啊,我离开之后也想念了大家一年,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不是吗,还有大家很多人都回来了,怎么又要走了呢。

非常非常的舍不得,你很孤单吗。

我觉得我比较自私,我想要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大家都那么好啊,好得让人感动得落泪,像是思念我的过去一样思念着大家。不希望有人离开啊,我过不去啊,想要所有人都留下来,然后还是原来的样子。

忽然感觉我也很孤单,其实也有很多人变成自己很陌生的样子了不是吗,我也变成很陌生的样子了,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挽留。

因为我过不去,每一个羁绊都是我的情感我的世界的组成部分,重要的人比这个世界还重要啊,不要退圈好吗我怕我找不到你了我安慰不了你了

日志6

您到底想让我怎么做呢。

………我觉得我的能力不够去最好的学校,竞争太强不适合我。但是为什么要教我学会如何与所谓高层熟人走动关系?

啊,我觉得我不把自己杀掉也会被逼疯。

不要撕我的伤疤好吗,从两岁开始已经13年了,13年啊一直都在这样的叹息与咒骂中度过。能不要提妈妈的事吗,妈妈没有错,她只是想去追求幸福,因为爸爸对她不好。我也是希望我有幸福的。我又不是所谓出气筒,妈妈不就是嫁到外国去了吗,我怎么就不是中国人了呢。

我觉得她说得很对,我不是私人财产,不是【谁出钱就能拿走】的货物,既然我不被允许见爸爸妈妈,那么为什么不能温和些待我,我在这里还要受这样的谩 骂受的气?

你们能相信我一次吗,我觉得我可以学得很好,我不会背弃你们我永远不会改姓,我觉得我有能力考上好的一本大学,可是现在高中还没有开始不是吗,我听英语和看辅导资料不是一样的事吗,在这个等待了三年的期待中的完美暑假里,被割伤了绘画的手被撕掉了双城记的书页,真的很难过啊。

我不就是不愿意走动关系吗,我的观念很传统,那是祈求别人的事,可我不愿意当那样的人,理解一下好吗,理解一下好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念啊。

我难道不爱惜这个家吗我难道不努力吗,我根本就是拼了命的去奔跑你们能相信我一次吗,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真的,请不要用那样看一个废物的眼神看我啊好吗。

啊,我真的很努力了啊,体谅一下好吗,我可以更努力的但是请让我喘息一下好吗。

日志5

其实一开始我就是不被信任的人不是吗。早就是,不被寄予期望的,被沦为废物被议论纷纷,厄运的传播者。

还差两分就可以去实验重高,这么玄乎的事居然发生在我身上了。省级重点高中有什么用呢,他们又不在那里,他们去了更好的实验重高……

今天干的傻事儿是撞墙了,疼得晕乎乎的,额角青紫一大片来着,可是还是没有眼泪出来,啊,想哭真是件难极了的事。可是为什么我哭不出来呢。

我真的觉得,我是热爱生命热爱活着的,可是我觉得我有不可饶恕无法挽回的罪,我不能原谅自己,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还是未来,我都是这样不能原谅自己,然后难受得自我伤害,手臂上全是抓痕,身上也很多伤……

我觉得我尽力了,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我用伤害自己的方法强迫自己活着,然后更清晰地认识到我的罪恶与不堪,然后更加悲伤。

可是我能怎么办呢,如果因为错误无法挽回就选择忘记,我就会沦为一个怪物的。更是不能原谅自己了,我想结束这样扭曲世界一样的痛苦。

今天我想到了三个人,非常重要的,值得为他们而变成更好的自己的三个人。我觉得中考真是最残酷的事,我的命运轨迹会和他们完全分开的,然后,我就会找不到他们,失去他们了。

怎么会这样呢,无论是自己,还是命运。

我觉得自己可悲,因为自己无能于是责怪抱怨命运,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一切都抓不住,一切都不是我的,我真的很珍惜,小心翼翼的。然后那些使我幸福的东西就消失得更快,就越难过得发疯。

啊,真是…

可是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强烈的希望呢。

今天吧,因为见到了无比重要的人,但是马上就要告别了,于是眼角就有了湿润的感觉了,明明一直都很想落泪的于是追求让自己落泪,可是真实的难过得湿了眼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完全高兴不起来。马上就要告别了,我的确不顾一切的挽留,可是就是,一转三生别的命运了。

可是我就是,想要去找他们。
马上就再也见不到面了不是吗,可是就是觉得,我只要拼命,我就是,我就是可以再见到他们的啊。

日志4

我讨厌的仅仅是 变化。讨厌的只有一个,只是这一个。

无论是渐渐长大的事实,还是朋友渐渐变成陌生的样子,或者是喜欢的东西慢慢的消失,都会让我感到痛苦——我曾经那么喜欢、熟悉、珍视的人或物,就在时间流逝之间,一点一点,慢慢变成自己认不得的样子。

我也变成自己认不得的样子了,可是我想不起来自己最初是什么样子。

不止一次的,想要直接就这么死去好了,就不会痛苦了,挣扎着在朋友的面前保持着完美又明媚的微笑,在装作不经意望向公交车窗外的时候狠掐自己的手臂,啊……已经很多伤痕了,难过的感觉却一直没有消停。

【你……有时,不会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孤单吗?】
我问坐在旁边的朋友,然后她说不会,她会找足够多的乐趣。

………真好啊,我也想像她一样。
我估计是失去了明亮的眼睛,我看不到这个世界的美丽之处了。但我还知道有美丽的人,那些等候在我看不见的地方,看着我鼓励我帮助我的人。

我想我应该是被爱着关注着的。
但是我总是令人难过,当时不懂得珍惜,于是我失去了。我想我总是很爱那些人的,但我不够信任他们,于是我失去了。

这么算来我失去的东西真多。可我不知道我现在够不够珍惜信任他们,我以后还会失去什么呢。

啊,我想我的朋友了。可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把他们找回来。想念也是恐怖的东西,会让人发疯地难过。

今天收到了远方的信件,今天被人鼓励了,是今天发生的很温暖的事情。

日志3

如果我失去一切,然后我该怎么办。

是妄想,有时妄想也会很恐怖,想着想着就越发停不下来,然后,有时候妄想会变成现实。

是,我觉得我的妄想有理有据,而且还贴近现实,在不远的未来或者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已经发生了。它会摧毁我,而且就在不远以后……它们都会发生,然后杀死我的。

朋友和家人是我的生命、情感的组成部分,没有他们就不会有我,他们就是我的全世界……然后我看到他们一一远去了,有些因为自然或者偶然或者其他因素离开了我,有些羁绊是被我亲手毁掉了。

昨天做了梦,梦到了好的有趣的也有坏的可怕的,我不明白我为什么在醒来十分钟后把美梦忘了个一干二净只留下噩梦不可忽视的恐惧——我会失去所有羁绊吗。

我就是,我就是这样啊……总是忽视美好的东西

我是被自己热爱的东西毁掉的人,不错的,我热爱的是家人,朋友。然后我一个一个就失去了他们,越来越空洞了,惊恐不安。

我会失去所有自己热爱的东西吗
 

想着想着就越来越害怕,停止不了,恐惧像是潮水,压不下去,然后开始狠命的掐自己的胳膊,虽然很痛但是模糊了恐惧,这就是,替代感吗。

感觉不是很差……至少我感觉很好,虽然有痛

今天依旧是哭不出来地哽咽又微笑着说,我很难过,很难过。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能撑下去,也许我热爱的本身就是未来、生命本身。可是活着已经成为一种巨大的负担,吃饭已经成为一种维持生命的煎熬。我感觉磨过每一秒都是很大的成就感。

我很难过……